河池网

翰墨倾真情 纵笔天地间——刘先明书法艺术之我见

  书法作为一种高雅艺术,一直是文人士大夫在把玩。曾几何时,官场兴起了品酒玩牌,高雅的书法却让人不屑。
  
  然而,总有一些人在坚守。他们格超梅上,不流时俗,令人敬仰。刘先明就是这样一个坚守者。
  
  刘先明自幼喜爱书法,唐碑的肃穆端庄,“二王”的倜傥风流,明清诸家的汪洋恣肆,都曾使他沉迷其间。用他的话说:“中国书法博大精深、奥妙无穷,其笔墨线条似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我一直前行。”
  
  刘先明出生在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的罗城仫佬族自治县,这里民众多爱书法。他虽出身贫寒,却自幼好学,从小就受这种书法氛围的熏陶,潜心书艺,虚心求教。他从楷书入手,后习行草篆隶,几十年坚持不断。
  
  刘先明尤喜行草,秉承明清书风,上溯晋唐,在“二王”、王铎、刘墉法帖上下了多年工夫,并将魏碑融入行草书的笔意,可谓熔碑帖于一炉,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风。他研习书法,注重学习古人精妙书品,决不照抄照搬,强调融会贯通其精髓,将自己的心意、笔意凝练在自己的书法创作中。
  
  “善射者师弓不师羿,善学者师心不师圣。”藤依蔓附,难成大器,必深植沃土,方可期于遮天蔽日。刘先明先生之书亦如是。于历代法书,熟稔明清诸体之外,广收博采,积不厌厚。其书有唐楷基础,位置停当,点画结实,瘦不露骨,肥不剩肉,行列栉比,斐然成章。又深研魏碑,得骨法深刻,遒劲生犷,行笔如犁,入木三分。自三代秦汉以降,乃至当世名家之书,莫不是用心深研。用是演而为行,溢而为草,势如破竹。多年来,刘先明先广交书友,与广西书法名家黄文勇、刘德宏、蒙麓舟、冯文东等过从甚密,耳濡目染,更是眼界大开,书艺大进。
  
  刘先明对传统继承的切入点很准,他走的是一条正脉,他的行草是从王铎上溯“二王”,吸收了很多传统书法元素,这些元素正是千百年来书法艺术长河的主流。
  
  书法如果没有一定量的训练,想达到很高的境界是不可能的。刘先明不是一个专职的书法家,他还有繁忙的工作要做。对他来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是挤出来的。每天在工作之余,在清晨,在夜间,或双休日,只要不影响工作,他都尽可能多地把时间投入书法研习之中。“我不打扑克,不打麻将,书法就是我生活中最大的乐趣。”几十年如一日,刘先明对书法的喜爱始终如一,之所以情有独钟,是因为书法早已成为他此生陶冶情操、修炼品性的圭臬。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刘先明先生书法,终于成就。世谓至人如常,刘先明先生作书不不事工巧,一如他的纯朴为人,以质胜,以朴胜。文质相辅不可分,但刘先明重于质,也许他笔下的线条及构形不那么流美,不是古人所说的“车服以彰,藻色以明,声音以扬”的那一路美感。然质胜则深沉、厚重,钝厚远胜尖刻,直率超越工巧。尽管我的字总感觉不够厚重,但我历来主张厚重,厚重比文饰更有价值,外表不精巧工美,但有实在的内容沉潜,由表及里,咀嚼既久,味满中边。这一方面,刘先明先生令我敬佩。刘先明的书法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真趣,那就是朴胜。明人湛若水称:“不难于华而难于朴。”趋于朴化之作都有朴素、淡素之美。朴对于全面掌握了技巧的人,不须尽一身之技而为之,而须有节制,化繁为简,因简而缺、残,甚至线条在未完成状态下即戛然而止。其书作多有苍茫之意,山林原野之趣。这和人品、格调一致。这种苍茫感不管是在巨构榜书大作之中,还是在清雅小品之中,都能显现出大格局,莽莽苍苍气象,真中有幻,寂处有音,风起云涌。这和挥毫时率意豪胆、大刀阔斧有关。加上他取法王铎开张一路书风,字径大、字势强,外感于物,内动于情,笔下自有风雷。这就使得他的作品呈现一种大气象:格局大、情调也大。抱朴子说:“观听殊好,爱憎难同。”不管持何种审美观,在先明先生的作品前,还是得承认大气这一点。
  
  刘先明创作之胆魄,超于常人。不少人作书功力尚可,而缺乏动人心魄处,主要是缺乏艺术的胆魄,缺乏强烈倾诉情感的生命本能,而这一点是任何老师都不可能教、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学”得到的。从作品看,刘先明先生不是那种苦思创作的人。皎然说:“不要苦思,苦思则丧自然之质。”在纵笔之时,感性胜于理性,无妆点取媚的小手笔,也无取巧迎逢的小聪明,因此风云际会,“俱五声之音响,而出言异句,等万物之情状,而下笔殊形。”(萧子显语)率性为之,让人观之痛快淋漓。
  
  刘先明不仅是一位书法家,还是一位领导干部。他的学问修养、人生阅历和思辨能力使他对艺术有着不凡的见地,在艺术实践中有去伪存真、直指本质的胆识和才情。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曾言:“才、学、识三者兼备方可做艺术家;天资、学问、见识三者缺一不可。”这三者刘先明皆备,此外,他更多出一个“勤”字。四者兼备,又怎会不在艺术上做出一番成就呢?
  
  行草书要得“气”与“势”,从古人经典作品中严格地取法是不可少的,但起关键作用的是先天的性格、气质,对艺术节律、气韵、风格的感悟能力,以及整个文化底蕴和对其他艺术的借鉴和融会的能力。与先明先生接触,你会感到,他虽然是一位需要冷静思考、严谨办事的领导干部,但在他身上却有着火一样的激情和性格,他思维敏捷,快人快语,初次相识或每次见面,人们都会很快被他的诚挚和热情所感动,会随着他的思维和谈话进入他所营造的氛围当中,我相信,具有如此的性格是写好行草书的一个主要前提。
  
  刘先明的草书用笔十分讲究。他不是那种特别注重提按的帖派用笔,而多是如锥画沙般的中锋线条,点画浑厚圆劲,方笔圆笔兼用、多以圆笔为主。观其草书毛泽东词《清平乐六盘山》,长锋涩进,枯润相间,方圆兼备;纵敛随意,收放自如,墨实笔沉,力贯字中,时以牵丝引带调剂其间。他那富有韵律的笔触,引导人们的视线游弋在烟波浩瀚的波峰浪谷之间,时而高昂,时而低回,时而汹涌澎湃,时而从容舒缓,使你真切地感受着身临其境的高峰体验。
  
  刘先明先生的书风,具有秀雅为貌、苍朴为质的特点,体现了他长期以来帖碑兼学,众长博采,厚积薄发的深厚功底。行书《近岫孤城五言联》以意使笔,线条奔放流畅,结字错落,法度严谨,笔力内含,有一气贯通的感觉,故如行云流水般俊秀飘逸,令人神醉。草书《忠孝文章七言联》,融明清的书韵与佛家禅意于一体,完整贯气,一泻千里,可谓意韵幽远。
  
  笔者与刘先明先交往多年,拜观过先生大量作品,却未曾注意到先生于章草亦有深厚造诣。看他的章草用笔,放得开且收得住——放则用笔狠鸷,落墨大胆,势满力足,沉着痛快;收则纵而能敛,无垂不缩,应连则连,当断则断。你看他的章草毛泽东诗词长卷,笔法厚重、朴拙,运笔熟练,淋漓酣畅,结字平实、规整中透出疏朗、灵活,一无狂怪、偏险之弊,草法规范,易识易辨。此作整体气息很完整,且大雅不俗,清韵悠远;章法齐中有参差,平中具变化,拙而能巧,自具风貌。一件字数较长的书法创作成功,其难度相当大。因为任何一个环节的不完善,都可能造成整件作品的失败。这就需要作者在长期训练中积累扎实的基本功,胸有成竹地驾驭每一个字、每一笔画。写草书者,一般来说易于放而难于收,能做到收放自如,已经是相当高的境界了。在刘先明先生众多书作中,显然这是一件难得的佳作。先生可谓多才矣!
  
  刘先明书风中时见“逸”的气韵。就我理解,逸是一种境界,审美的、艺术的和人生的境界。以草书唐诗《别董大》和章草《忽然散作七言联》为例,《别董大》是“雄逸”,《忽然散作七言联》则是“清逸”。“逸”就是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自如,自由的忧愁。写得拘谨,放不开,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是无所谓“逸”的。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达到的就是人生的“逸”的境界。刘先明自幼学书,年近花甲,已是笔冢墨池了,少了构系,才有了今日之雄逸与清逸,足见其学书之艰辛。
  
  刘先明同志先后在河池、百色革命老区工作,曾在河池任基层干部、乡长、县长、县(市)委书记,后调百色市任副市长,百色市纪委书记;2009年调回河池市任政协主席至今,现为广西书法家协会理事。刘先明是一位优秀的人民公仆,他从政几十年,以改变老区贫困面貌为己任,视为老区人民服务,下基层访贫问苦为还愿。他处处为民着想,政声斐然,有口皆碑。极为难得的是,他的书法无论结合工作,还是为群众创作,从来不收润笔,体现了一位领导干部应有的清廉。先生是个平易近人的人,从他的身上看不出一点高官的架子,所以他的书法中便自然而然地有了一种平和之气。平日刘先生到基层走访调研,无论是普通农民,还是基层干部,只要求到他写字,先生从不推辞。他还把书法与工作结合,以书法促进社会发展,他在百色任职期间组建百色书画院,举办书画大展和书画联谊活动。回到河池,又创建了河池书画院,组织各种书法作品展,还亲自牵头对河池全市文化发展进行课题调研,拿出了翔实可行的工作方案。
  
  与刘先明先生交往多了,知道他是一位纯朴、和善且对工作、生活充满热情的人,他对书法的热爱,源于他的本性,同时也受益于他的生活与工作环境,这些,均可从他的作品中窥见端倪。禀朴茂之天性,得明清经典之滋养,这是刘先明书法的精神内核。衷心祝贺刘先明先生的书法作品集出版,也祝愿他书艺取得更大的成就,愿他的热情参与,给广西书法作出贡献,带来福祉。(作者:石锋)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2010477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