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网

池小能将月送来——河池书法家群述评

谭孔孙作品

龙介池作品

刘德宏作品

      编者按:河池的名字,和广西书法崛起紧紧地联系在一起。30多年来,河池书法创作群体在逐步壮大,成为广西书法崛起的中坚力量。在“山谷来风——河池市书法篆刻作品晋邕展”活动举办之际,为大力宣传我市文化改革发展的新成就,进一步增强全市干部群众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为建设民族文化强市营造良好氛围,本报从今日起推出《大石山中崛起的书法家群》栏目,刊发系列文章,集中反映河池书法家群的创作生活及艺术成就,让广大读者系统深入地了解我市书法艺术的崛起之路。敬请关注。

      大石山中崛起的书法家群

      “楼高到任云飞过,池小能将月送来”——这是上海豫园得月楼上的对联,道出“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道理。

      河池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她诞生了无数的革命先驱,地处广西偏远之境,没有地利之优,但在广西文艺界,河池却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河池培养出了东西、鬼子这样的一批著名作家。河池书法也异常突出。河池书法人以潘琦先生为榜样,群体弄潮,名家辈出,引领“八桂书风”。30多年来河池书法事业的成就堪称广西的典范。除了在全国各类比赛、展览中获奖无数,还推出了一批代表人物,创作了一批今后一段时期在广西还会被人想起的书法精品,同时抓好“书法之乡”和“兰亭小学”的申报和宣传,营造书法普及氛围。河池一批书法家,更是可圈可点。这次部分代表书家作品晋邕展,无疑是一个整体实力的展示。

      说到河池书法,首先映入脑海的是巴马书法群。王精 、任杏生、石锋先生早年就是河池书法人的骄傲,在他们的感召下,这个小小的、偏远的瑶族自治县里,走出了一批在广西书法创作队伍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刘德宏、蒙麓舟、冯文东、韦渊、陆家康、陈思等。他们在近20年的书法创作中,始终走在广西的前列,被誉为“巴马现象”。第六届广西书协主席韦克义身为河池人,对书法深有研究,从政务转向书法家的领导和组织者,对河池的书法倍加关注,为此还专门写了《巴马书法群在广西书坛的地位和作用》,发表在《书法导报》上。也是因为巴马书法群的成绩很突出,中国书法家协会命名巴马县为“中国书法之乡”,目前广西获此殊荣的只有巴马。

      刘德宏是河池书法人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他身上有着无数耀眼的光环:2012中国书画年度十大人 物、全国“60后”代表书家、全国第九届刻字艺术作品展评委、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策展人,全国第八、九届文代会代表、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刻字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广西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其书法作品先后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兰亭展、楹联展、千人千作展、新人展、扇面展、手卷展、刻字展、“张芝奖”、“赵孟頫奖”“杏花村杯”、“别克君威”全国书法展等等。首届篆书展三等奖、第五届广西政府文艺创作最高奖——铜鼓奖。

      丰富的阅历让德宏有和别的书家不一样的眼光。先后在巴马凤凰乡粮所、县粮食局、农委、政府办公室、河池日报社供职,至今在广西书协工作,做过会计、干事、秘书、记者、编辑,如今成为专业书法家。德宏的文风言简意赅,通俗易懂,立意深远并且常常语出惊人。他的“百花百草”之说等等书法语录登载在《书法报》上,常被引用和转载。

      德宏早年学书从颜体入手,后重点临习赵之谦、徐生翁、八大山人等诸家,2001年开始临弘一法师。在弘一的基础上,着重对用笔、线条、造型、章法及墨色进行改造,同时又揉进了草书的线条和造型。因为弘一的书法没有草书,所以难度不小。后来他又对伊秉绶和金冬心下了一些工夫,从他们身上提炼了一些东西为其所用。

      我经常戏说刘德宏是用脑子写字的人。他作书喜用浓墨,线条清厚,字体端正,但结体绝不严正近板,点画清楚,而笔势却流动贯通。转折爽利,收笔略有带挑,行笔较缓,非常到位。

      德宏喜欢下象棋,曾拿过巴马县的冠军,书坛上没有对手,这是圈内人熟知的。我常想,象棋讲究“预棋”,有“三步”,“五步”之说,这些都是“算计”,这正是刘德宏“计白当黑”的过人之处,字内留白,字外留白!“大纸写小字”——是他对留白的总结。有时他作品里大片的空白,通过笔墨的映衬,显得空灵起来,令人遐想。“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诗境,“庭中如积水空明”的文境,正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中国文化中的“禅境”、“修身”、“清静”、“自然”、“澹泊”、“萧散”的审美意境在刘德宏的作品中可以品味得“道”,所有这些因素,可以归纳为“格调高雅”。

      “书如美酒不宜甜”,我觉得刘德宏书法作品最大的特点是去甜俗。不像城市中招摇过市的美女,而是山中道士,质朴而高古,而书法艺术境界的高低,最终取决于格调。正是其作品的格调高雅,使得其作品在当今中国书坛受展览体影响而风格几乎雷同的书法高手中,备受瞩目。德宏自己经常笑着说他上街义务写春联时,不受青睐,甚至说,没有人要。不就应验了那句古话:曲高和寡啊。其实,拿他春联的,多数是书法同道,收藏了!书法艺术还真是雅俗不能共赏。

      刘德宏曾说:“能为意境、境界直至风格服务的技术,方能称之为有用之术,否则就无从谈起”。因其深明“作书之道”,故能“规矩于心,变化在手”。品读刘德宏的作品,可以使浮躁的心灵慢慢地沉静下来,感受到作品内在的人格力量,如同窗前赏月,灯下品茗似的,两个字:“玩味”!“玩”是何等的境界?忘乎所以!我记得一位获得诺贝尔数学奖的数学家被问及为何喜欢数学时,数学家回答说,“好玩”!这玩字意味深长啊。

      石锋20多年来一直活跃书坛一线,是广西书坛的常青树。早在1998年,石锋就荣获了全国第八届“群星奖”书法美术摄影展览优秀奖; 在2007年的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上,石锋的楷书获得了三等奖, 实现了广西作者在国展获奖上零的突破,2009年,他又荣获全国第三届“兰亭奖”书法作品展提名奖。2001年、 2011年两次获广西文艺创作政府最高奖“铜鼓奖”,2002年荣获中国书法家协会“德艺双馨”会员称号。 他的丰硕创作成果,不仅在河池, 即便在整个广西也是名列前茅, 说他是广西书法艺术创作方面的领军人物也毫不为过。

      上世纪90年代,石锋书法艺术已经相当的出色,屡屡在全国大展上有所斩获。当时广西能入选国家大展的人非常少,每次大多只有三到五人,有时甚至只有一两人。石锋绝对是“出镜率”最高的一个。他五体兼善,多以行草书示人,以至于在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上他以楷书获奖,令人颇感意外。石锋的楷书最初取法唐碑,其对唐碑的把握已达到了精熟的程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楷书在一步步地涉向“六朝碑版”和晚唐、宋朝诸家,使其创作既有唐碑、宋帖特征,又透出是“六朝碑版”元素,碑帖交融,古意更加醇厚。

      石锋的创作理念决定了他在楷书创作上所取得的成就。他钟情于褚字。褚字端庄妍丽与精巧灵动的气象已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他的楷书无论怎么变化自始至终都不弃褚字的框架。除了弱化褚体笔画的特征之外,仍然保留着褚字的笔法特点。同时,他又博取“六朝碑版”和晚唐、宋朝诸家的意趣,对唐楷进行改造,使褚字严谨的笔法和多变的魏碑、宋帖意趣相结合,而完成这两方面的最根本的手段是掺入行书的笔速,用一种较快的书写方式把楷书的灵动性、自然性、趣味性表达出来,从而赋予楷书新的鲜活力。

      由于近几年石锋的楷书连续在全国大展中获奖,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石锋是一位专写楷书的书家,其实不然。当我们看到他的一件件风格迥异的行、草、篆、隶作品的时候,就会发觉,他的诸体创作都非常具有个性。他的行草书写的恣肆飘逸,不仅结字时出机杼,且曲线环绕力道内敛,发力角度很刁,不落俗套。他的隶书开张宏阔,朴厚稚拙,线条凝练,点线块面随机堆砌、巧思独具。他的篆书形貌多样,端庄不失活泼,稳健不失灵动,用笔大气淋漓又不失之粗野,古雅而又具有亲和力。

      洋溢书卷气,富有意韵美,笔墨清整,气息温润而意态闲雅,这是石锋先生书法给我的总体感觉。著名书家齐玉新说石锋的创作是在“建设”,他在用笔画建设结构,用结构建设作品,用作品建设他心中的审美。我常想,若非读书不多,品性不真,悟性不高,功力不深,恐怕难于至此。

      蒙麓舟长期以来坚持行草书创作,虽然曾学过其他书体,但多为行草书创作所用。除了非常熟悉他的书友之外,看到他的非行草书作品的人可能不多。但本次书展竟然出现了小楷作品,这真让我感到意外。他的小楷作品水平高低我真不好说,只能用“有新意”三个字概括,这类略带隶书味道的小楷写法有可能是他随兴发挥的,只有天知道下次他还能不能写出来!关于他的行草书创作,他是广西草书大家,书风大家熟悉,但本次展出的行草书作品中,书风略有变化,已经不是原来很纯粹那种“大王”风格的东西,而是更加突出了“点、线、面”概念化的东西,也就是说在他的作品中“点、线、面”的概念比原来的作品更加清楚,这是其中最大的变化之处。另外,在线条运用上,他很多地方也比以前肯定、成熟。如点、反捺的收笔处,与其说是成熟不如说是自己的习惯,这也说明了蒙麓舟书法风格已经开始形成个人风格,有理由相信本次展览是他书法风格形成的一个拐点。

      说到这,我记得刘德宏的一次访谈文章中提到有一位书家曾经说的一句话,说石锋的字是“精”、刘德宏是“诡”(诡异)、 蒙麓舟是“狂”。 我认为这位书家说得的确很精辟。

      冯文东早年临习唐楷,而后醉心于颜鲁公、米元章、吴琚等诸家法帖,近年来,又潜心研习圣教序和书谱,婆娑岁月,乐此不疲,颇得其中三昧。其学米字,消除了米字用笔过分外露的习气,学颜,又非《三稿》的翻版,纵观其作品,既有平和雅逸的文人气质,也不乏豪放苍劲的丈夫气概。我知道他还很关注画家陆俨少的书法,我们还交流临写陆俨少作品的心得。他喜欢在小至结体,大到章法处理上,有意识的挑起矛盾,目的是笔笔之间,字字之间,字组之间,整幅作品之内静中公寓动,动静结合,墨色的枯湿浓淡转换,线条的大小粗细变化,从而达到矛盾和谐统一的效果。

      文东是典型的性情中人,爽朗、率真,同时也是一个乐于理性思考和感性实践的书家,总是在不断的体悟中寻找、调整自己的前进方向。他有针对性地从传统中汲取养分,努力在古与今、法与意的关系上,取精用宏,入古图新。近期作品的线条多了清厚之气,融入北碑的笔意,书风日益古雅,线条日臻厚劲。我想,这是他在不断地调整、寻找自己的书法语言,形成个性,我相信以他深厚的学问功底,为期不远。

      韦渊作为书法博士,为河池书坛,甚至广西书坛添了浓重一笔!我最佩服其学“二王”竟能心无旁骛,用志不分。从徐无闻先生研读后,又至浙江大学从陈振濂先生继续攻读博士学位。观其近作,作品渐入佳境。

      韦渊对“二王”手札极为重视,观其临作,格调清雅,结字秀美、脉络通贯、气息纯正。清爽遒劲的用笔以及一脉贯注、略无滞碍的行气,别具一种魏晋书法的清新气韵,甚为难得。韦渊的隶书作品主要在两汉下工夫,以《礼器》为宗,兼取《乙瑛》之厚重飞动,《衡方》之质朴茂密,《西狭》之骨力洞达,《张迁》之稚拙刚健,《石门》之轻灵开张,辅之以楚简鲜活之笔法,挺拔纯净,斩截利落。韦渊的小字行楷,雅致精到,清丽可人,一股书卷之气在其笔下汩汩流出;他的草书和楚简篆书作品,放逸生奇,可谓于法度之中寄豪放之意,大有真力弥满,万象在旁之概。

      韦渊的书法,如同他的人一样,透着浓重的书卷气息。如果我们把书法艺术比喻作一片海,浩瀚的海,他就像一位在波浪间策舟的水手,一边是理论研究的理性之楫,一边是艺术创作的感性之楫,他从容不迫,洋洋洒洒,一任水墨浸润的中国文字,如涅槃的凤凰,翩然翔舞,蔚为大观。

      我和乐军多年前相识,平时虽然联系不多,对于他的作品,总是勾起我关注的欲望。如果按照张旭光先生关于“到位和有味”的书法品评标准,余乐军是广西为数不多写的到位和有味的书法家。乐军毕业于四川大学,他的作品明显受四川书风的影响。乐军早年对汉魏碑版、民间帛书用功甚勤,其书法取向偏重于碑派,因此他的作品体现出来的更多金石气和山林气。近年他以用碑的笔法对“二王”、米芾等经典作品进行演绎,另有一派生机。乐军的书写状态一直保持很好,这与他把玩书法的心态息息相关。书之五体,乐军都涉猎,况且书体之间能打通,殊为难得,他把行书、今草、章草、隶书玩上国展,足见其聪颖及过人之处。此次展出的五件作品,行书对联、行书中堂、章草条幅、隶书条幅、篆书对联各一。乐军行书主要来源于造像书法,他常以行书笔意快写造像,行书的节奏加上造像结字的奇崛,朴拙背后透出一份轻松和率性。乐军的章草,以篆隶笔意为之,空间独运,古茂老辣,广西书法网大字眼网评曰:“余乐军的章草是广西玩得最好的!”信然。乐军的隶书得意两汉,篆书胎息宾翁,写意盎然,古茂可人。

      杨耀春是河池书法出道比较早的一位。1992年临摹米芾行书书法作品荣获全国国际临摹书画大展三等奖,1993年入选第二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之后入选第四届中国书坛新人展,八届全国中青展,全国“兰亭奖”书法作品展等。

      其书法作品的一大艺术特点就是对水墨的灵活运用,温润恬淡适度晕散,淡如烟,清似雾,在这一刻,书法不再是平面的审美,而是有了一种三维的立体空间感。近年来,他沉醉于怀素自叙帖,写出了自然流畅的境界,年初其所临的怀素自叙帖参加全国首届书法临帖作品展获了优秀奖,足见其传统的功夫,也可预见其未来的创作能力!

      卢和华为河池学院艺术学院专业书法教师。虽然只曾一次谋面,他平和朴实,谦虚坦诚,才思敏捷,不慕虚荣,深得同道赞誉。习书20余年,潜心研习历代名碑法帖,入古不泥,畅写心怀,书艺日进。2002年—2004年他远赴京师,拜师欧阳中石先生,获益良多。近年来卢和华尤其用心于行草书,在二王、米芾诸帖间不断探索,反复临摹,逐渐形成精致、沉着、奇巧、简朴、纵逸、大气的风格,这种源自经典异于时风的情调,在以“流行”技法为主导的展厅里令人意外,这或许正是卢和华书法艺术的本色。

      黄河是河池乃至广西书坛近年来脱缰而出的一匹黑马,他连续多次在国家级、省级书法大展中入展、获奖,已成为河池书坛举足轻重的人物。我在都安讲座时和黄河深入接触,他为人谦逊,风趣、幽默、豪爽,有侠义胸怀,也是个性情中人,这种性格体现在他的书法创作中。黄河的隶书笔韵典雅清秀,笔力张扬中隐含内敛,雅致中见真性情,可谓刚柔兼济。黄河近几年来能取得如此成就,与他勤奋好学和长期积累的丰富学养是密不可分的。在创作的同时,黄河创办清风书法工作室,全力培养书法新人,成果斐然。

      蒙壮科从2008年开始正规学习书法,当属书法界的“晚婚青年”。蒙壮科五体和篆刻,样样涉猎,其隶书和篆刻作品均在广西获过奖,魏体楷书作品入展第十届国展,章草书法作品入展全国首届赵孟頫杯书法展,甲骨文书法入展全国第七届楹联书法展。其入手书体是隶书,以好大王为根基,融入了张迁的信息、石门的法理,还融入了其他汉碑的构字理念。在线条上以篆隶线条为崇,并注重变化。在字型上,掌握大小、纵横、疏密的变化及上下、左右的照应。在墨法上,善于吸收当代名作的墨法变化,注重枯湿的交叉运用,使其作品丰富含蓄。总之,其作品给我的印象是:端庄肃穆,古拙典雅,在法度的基础上,透露出活泼天真的趣味。

      对谭孔孙的了解一直不深。2008年在南宁举办的第六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时初识孔孙兄,因作品集里我俩的作品是印在同一页面,所以有点印象。今年夏季因考察“兰亭小学”的事到了环江,才和他有了进一步的接触,孔孙兄给我的印象渐渐清晰起来,他是个有激情,干实事,谦和包容,视野宽阔,顾全大局之人。“墨玩十二”十年书法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他们的团队精神影响整个河池乃至广西书坛,我终于找到了核心答案。孔孙兄的书法给我的感觉是对形式设计做得特别好,从纸张的选色搭配到作品的整体布局再到落款和用印等方面都经过精心的设计,每一幅作品都能给人以品格高雅,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感觉,我想,这应该得益于他深厚的美术设计功底。孔孙兄的书法真、行、草、隶、篆五体皆能,且都写得不俗,但我更喜欢他那既有今草灵动感又有章草古拙味的行草作品。听说孔孙兄不但在书法上成就非凡,而且对美术、音乐、摄影等艺术都有所研究。从其书法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他的才学修养和人生历练都达到了不俗的境界。

      在环江时,我曾问起他的名字来由,为何有三个姓,他风趣地说,名字是家里的一位老先生帮起的,以期他今后“知书”达礼,虽然不能为孔夫子,就做孔夫子的孙子吧。名正言顺,我想今天老先生应该为当年的先见之明而感到欣慰。

      陆家康先从米芾、王铎入手,后期其转攻张端图行草书,书风渐变,个性显现,后来又得到张羽翔、陈国斌等当代名家指导,艺事日益精进。近十年来,陆家康用心于“二王”行草书,尤其钟情于大草。在笔法上中侧锋的交替运行,线的长短、粗细、条块的结合,行笔起收细节完成,使其笔法更为丰富,线条的质量有了更大的提高。在作品的章法上,陆家康的作品中注重了整体幅式的实与虚、枯与润、断与连、粗与细、方与圆、长与短等对比关系,使其作品整体形式上给人以较强的视觉冲击力。更为难得的是,陆家康是从警尚武之人,性格豪爽干脆,他能把豁达的性情充分体现在其作品之中,使其作品的表现更为丰富和大气。总之,陆家康书法的最大看点就一个“放”字:放逸、放任、放达……线条利落朴劲,作品奇崛处时有让人惊喜之笔。

      彭苏的作品,既主张保留传统用笔的精华,又强调型体传统与现代审美意识的融合,也许最能体现其“龙江浪子”的性情吧!首先的感觉是:节奏明快、韵律感强;字组的疏密、字的长短大小、紧松、方圆、静与动处理得轻松自如,加上其对线条较强的驾驭能力,使作品极富艺术感染力和视觉冲击力;其行草格调倾向二王、章草,但单字造型因势而动、随势而生,洋洋洒洒,不拘一格。这与他屡入国展的行书、楷书的中规中矩、遵循古法的观念大相径庭!

      龙介池的书法以篆隶见长,兼擅行草。隶书取法汉隶,参以秦简帛瓦,古雅敦厚;篆书结字奇古生动,线条圆润而凝炼,得散氏盘之金石味和秦诏版之率意自然、天真稚拙之气。草书自孙过庭、二王出,融入章草,化古求新,具较高艺术性。

      在河池,韦炳迪是“墨玩十二”的主要领军人物,几年来,他下乡村、进学校、到企业,办培训、搞展览、开讲座,足迹遍布河池的城镇乡村。据说在河池、环江很多大型书画活动是由他主要策划和组织开展起来的。一个地方书法的发展的确需要像炳迪这样无私奉献的领头人。

      炳迪兄的书法“二王”根基比较扎实,路子纯正,近年来多次在全区、全国书法展览中入展和获奖。还知道他在美术、摄影、编剧、表演等方面也是行家里手,他自编自演的戏剧小品多次在省、市级比赛中夺得桂冠。在这里,我衷心地祝愿炳迪兄的艺术之路越走越远,越走越精彩。

      结 语

      河池书法创作上已成“书法大市”, 当代的河池书法人传承了良好的创作风气,也把握住了书法发展的大方向,既不落后,也不过分超前,不断吸纳古今中外的艺术营养,凸显了河池书法的包容性,这是非常宝贵的。但在书法的高等专业教育和书法学术研究上却明显地落后于南宁、柳州、桂林等地。要想长期保持河池在书法艺术创作方面的领先地位,基础在教育。通过这次晋邕展,河池在主推这些名家的时候,还要切实关照“80后”、“90后”这些年轻书法人才,做好种子人才的培养工作,在机制上为他们创造条件,使他们不仅传承书脉,更要承接文脉、人脉。

      广西书法网,广西书法网络展,“黄庭坚奖”全国书法大赛,这些都是河池书法人首创的,这些都为河池赢来无数的赞誉。正如潘琦先生对“黄庭坚奖”书法大赛大加赞赏时勉励的话:要“守”住。

      当然,现在书法界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重创作、轻理论,重视技术性训练,为迎合评委而创作等等,这些问题在河池书法界也同样存在。我们的笔逐渐被键盘取代,书法艺术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如何从创作实践、理论形态上找到当下书法的意义,是书法同仁们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对一个群体品论,难免或多或少,或褒或贬,甚至有遗珠之憾。河池有成就的书法人很多,比如在领导岗位上身兼要职但又工于书法的罗殿龙、韦克义、刘先明、陈利丹、韦保建等诸位先生,还有传帮带的王精 、陶溢、韦峙高、韦明斗、周炯等老一辈的书家,后起的中青年如严寒、苏湘发、吴怀民、陈思、王金宝等等,不能一一列举,这里仅囿于展览的作者,如果由于我的尺度没有把握好,敬请同仁们不吝批评和指教。

      评论书法很难,难就难在书法本是抽象艺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很难把准脉。好在书法是传统的艺术,讲究法度,好在书法是心灵的艺术,讲究个性。有了法度和个性这两把尺子,再对作品进行鉴赏,这就是我不自量力写这篇文章的根本原因。当然,我身为河池圈外之人,有些人不尽熟悉,只因书法之缘,有感而发,接触多的,可能篇幅较多,接触少的,只能聊聊几笔。

      记得一位老师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书法大家是在文化的沃野上生长出来的,书法名家们要善于回溯文化的源头,敢于开宗立派,起到引领作用。”我引用这句话,谨与河池的书友们共勉。(作者:潘继坦 )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2010477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