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网

淳雅清和 静观自在——小记龙介池其人其书

龙介池近照

      在中国文化史上,书法一直被认为是“小道”,是“学问中七八乘事耳”,在现代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传统毛笔书法愈加显示出其现实应用的尴尬地位,尤其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多年来创作成果颇为突出、有“广西书法重镇”之称的河池市,至今书法人口依然少得可怜便是明证。因此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能选择并坚持在书法这个狭窄小道上义无反顾走下去的,必定是早年生活的某种特殊经历让其无法自拔,从而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介池兄与书法的真正结缘,正得益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期就读于宜山师范时的一次书法讲座,当时,广西书法名家帅立志应邀到宜山讲座和即兴挥毫,帅老“挥毫的自信和那份享受书法的神情”深深地打动了这个爱读书爱写字的少年,从此,他迷上了书法,朝夕相伴,乐此不疲。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此话不假。介池兄拜在师范韦安老师的门下,从颜、柳楷书入手,心诚手虔,临池学书,谨严求法,尽管对书法的认识尚属肤浅,但到毕业时他已能写出一手整齐漂亮的唐楷,为以后的书法创作打下基础。工作后,介池兄得到陶沂、任杏生两位老师的指点,书艺大进,连续在地区、自治区书法比赛中获奖,并于1992年加入广西书协,同年,《青少年书法报》“艺苑撷英”栏目对龙介池作专栏介绍,刊登个人照片、文章和作品。一时间好评如潮,河池书界中人都在注目着这位“少年得志”的书者,并希冀他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眼界渐高,为学益深的介池兄此时已不满足于某碑某帖的临习,而是把书法的学习、研究扩大到整个书法史,无论书体,碑、帖,也无论古今,目之所及、兴有所感均在其临摹之列。如此这般,笔下便少了纯度,多了杂芜、凌乱之感,投稿的命中率自然下降了许多,同道多垢其取法杂而乱,心境浮躁使然。但介池兄依然一如既往,静静的读书、静静的临帖、创作,还有静静的思考,似不为所动。我也忍不住问他,介池兄淡淡一笑,说希望在众多的碑帖临摹中找到真正适合自己书写感觉和笔性的碑帖作深入学习与研究。我恍然大悟,古贤所倡导的“观千器而后能识剑”不正指此吗?!于是愈加佩服介池兄的淡定和从容了。

      其实在朋友圈子里,介池兄一直是公认的好人,为人谦和,待人真诚,乐于助人,做事实干而低调。这也是师友们喜欢与介池兄交往的重要原因。而介池兄跟我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师友们对他的帮助,他觉得韦安老师的启蒙之功,陶沂、任杏生的指点以及陈国斌、张羽翔的形式训练,乃至于兄弟们的真诚批评都是命运对他此生的眷顾,每每聊起这些,介池兄的脸上一定洋溢起幸福感恩的潮红,他的语调因激动而变得急促。——但他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独立理念和个性追求。也许在他内心一直有一杆秤——一杆衡量艺术、人生乃至于尊敬师友、倾听批评的一杆秤。在他看来,谦和不是盲从,尊敬师友也不等同于迷失自我,介池兄坚信“我思故我在”,只有独立思考与个性追求才是对待艺术最真诚的态度。他在笔记里这样写到:“问艺应需修道。学习书法是一种积累的过程、一种感悟的逐渐升华过程。就如登山一样,在每个层次的山峰看到的风景是不同的,是一种渐行渐得的人生体验。从艺是一种观念的转化、一种态度渐变、一种道行修炼。”——介池兄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体现了“行知如一”的自觉。

      经过长时间的深入思考及无数次的笔墨体验,近年来,介池兄终于选定了古雅率意的秦汉简牍作为自己的主攻书体,他打心底里喜欢并会心于“简牍书法的率意——自然流美,毫无矫揉造作之气,这恰恰暗合了自己的淳朴真诚之情”。对简牍书法的情有独钟,让介池兄的书法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他的隶书面目开始清晰明朗,创作欲望变得自觉强烈,时有上乘之作,故多次入选“国展”便不足为奇了。仅以介池兄2013年入展全国第七届楹联展的作品为例,这件隶书对联似胎息于云梦睡虎地秦简,节奏平稳鲜明,笔画生动灵活,不失稳健。细察之,是作既有汉碑之厚实,亦见篆书之古拙,复含行草书之洗练流便,早些年的“遍临多体”终化为今日“博涉多优”、“万取一收”的养分,显得古雅朗润,质朴醇和,粗略可见介池兄自家之气象了。

      隶书之外,介池兄的篆书及大草也达到了相当水准。其篆书取法于散氏盘及秦诏版,奇古生动,率性天真。大草拟张旭《古诗四帖》,化雄为雅,流便清和,明快有余,保持了介池兄一贯的娴雅作风。“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诚介池兄之谓也!

      偶尔我会想到,像《古诗四帖》这样一件奇幻古奥、瑰丽沉雄的草书作品,草圣张旭必是如传说中“往往醉后”、“狂呼疾走,然后下笔”,痛饮酒而后胆气壮,俾睨千古,目空四海,放笔疾书,自然风云纸上,容与徘徊。相交近二十年,从未见介池兄醉酒的样子,酒桌上的他一直是略饮则止,谦逊有加的。由此反观其书,淳雅清和,不失严谨,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一笔一画,均在可控制范围之内,极少失笔,技巧娴熟,水平稳定,显示出重理性的创作特点。记得曾读过一段论艺文字,大意是重理性者,无大胜亦无大败;重感觉者,非大败即大胜。个中消息,想来聪慧内省的介池兄必定比我体会更深吧。

      于是,便很想看看介池兄醉后挥毫的样子,不知三十年来矢志献身书法的龙介池能否让我们见见其酒后的“狂墨”?

      也许一切皆有可能,我们将拭目以待。

      (此文作者系河池学院艺术系专业书法教师,广西高校教师书法协会理事,河池市书协副主席。)

      龙介池艺术简历

      龙介池,字三皎,别署纸厂洞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榜书艺术研究会会员、河池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池市市直书协主席。

      作品入展全国第七届楹联展、全国第三届青年书法展、全国第三届隶书展、首届“王羲之奖”全国书法作品展、中国首届西部书法展、全国“走进青海”书法大展、全国首届“黄庭坚奖”展、“贺州杯”全国书法小品展、西泠印社首届书画印大展、“八桂书风”晋京展、中国-浙江探索型书法展。荣获中韩首届书法赛大赏奖、全国首届教师书法大赛一等奖、“鲁迅杯”全国书法大赛优秀奖、西部11省市书法展优秀奖等。

      他的书法古气盈溢,具较高艺术性,深受收藏爱好者喜爱。(作者:吴怀民)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2010477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