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网

韦渊的书法之路

韦渊书法作品

      初识韦渊,感觉他不过是一个寻常书生。然而了解他的学书经历后,你会觉得他的人生和书法之路就像红水河一样蜿蜒曲折,充满坎坷。

      韦渊出生于都安瑶族自治县澄江乡一个壮家村庄里,自小喜欢读书。读小学时,因为作业写得认真、工整,常被老师叫去帮忙抄写学生鉴定评语和“三好”生奖状。初中至大学阶段,老师们又给他增加负责写墙报,出宣传栏的任务,因此韦渊常笑言,他的书法是由抄写墙报起家的。

      韦渊儿时的理想是当个作家或记者。但是在他读高中的时候,当时的风尚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他的父亲又是个电工,认为学理工科,掌握一门技术,将来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更靠谱,于是建议他学理科。因此高中文理科分班时,韦渊选择学理科,高考后,韦渊考取了广西师范大学物理系。

      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读大学,本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但是对韦渊而言却并不那么如意。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他觉得学习力学、电磁学、光学、热力学、量子力学等课程,非但不是他的强项,而且还是一种煎熬。烦恼苦闷的时候,他常徘徊于桂林的漓江边,漓江岸边众多的字画店成为他暂时忘却烦恼、放松心情的精神家园。这些字画店里悬挂的伍纯道、李骆公、张开政等名家的书法作品尤其让他心驰神往,流连忘返。此后他经常到师大中文系听伍纯道先生的书法课。凡是有伍先生主持的书法活动,他都力争参加。也是从那时候起,他才懂得写字的更高境界是书法。

      暑假到了,他没有回家,一个人留在学校的宿舍里临帖。他买了一本柳公权《玄秘塔碑》和一刀四尺宣纸,把宣纸裁成斗方。每天临帖到晚上十二点才睡觉。此后天天如此,连续坚持了将近一个月直到学校开学。

      大学毕业后,韦渊被分配到巴马民族师范学校任物理教师。为了实现梦想,他每年换一所学校,连续考了三次研究生,结果都没能考上。感到心灰意冷的他索性不再考研,业余时间以书法自娱。

      正当韦渊郁郁不得志的时候,他遇到了刘德宏和蒙麓舟,使他的人生道路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在学校宣传栏里,韦渊的一幅“漫步人生路”行书书法作品引起了偶经巴马师范的刘德宏和蒙麓舟(当时叫蒙有周)的注意。三人因此相互认识,并结为好友。自此以后,每天晚上,三人都在一起探讨书法技法,切磋创作心得。渐渐地,他们达成共识:学习书法不能学巴马本地名家,必须学习古人,从临古帖开始。韦渊主攻王铎,刘德宏临写吴昌硕,蒙麓舟则专攻张玄墓志和怀素小草千字文。三人先后有作品在广西“百花奖”书法作品展等入展、获奖。随后,韦渊还结识了冯文东、陆家康、唐旭国等巴马书友。一批书法爱好者在刘德宏的牵头组织下,办展览、搞活动,韦渊还在巴马图书馆开设书法讲座,为巴马的书法爱好者义务讲课。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二十年之后他们三人都成为广西60后的书法代表人物,当然这是后话。

      旧话重提,在一次书法笔会上,韦渊在《书法报》上看到介绍西南师范大学书法硕士点师生作品的专题报道。他感到非常惊讶:书法也有了硕士研究生?好友刘德宏极力鼓动他不妨报考试一试,还把他在华中理工大学中文系读书的课本送给韦渊学习。韦渊立即到县教育局招生办查阅招生简章,并大胆给西南师大书法硕士生导师徐无闻先生写信询问有关考试要求。徐先生是沈尹默先生的入室弟子,唐宋文学和书法两个方向的硕士生导师,能将一部《说文解字》倒背如流,学贯古今,誉满大江南北。让韦渊惊喜的是,徐先生竟然给他回了信,并附给他两份前两届专业考试的试题。书法硕士专业课考试需考古代汉语、古典文学等中文系的本科课程。凭着年轻气盛,韦渊一鼓作气啃完了中文专业的有关课程,然后远赴重庆参加考试。考研的结果让韦渊喜出望外:他的五门考试科目全都上线,被正式录取,成为广西有史以来的第一位书法硕士研究生。面试时,徐无闻先生测试了韦渊的书法创作后,从书架上拿出一张中国地图,指着地图问韦渊:“河池在哪里?”韦渊指出河池的位置,徐先生频频点头微笑。

      在重庆读研的第一年,由于有名师指点,韦渊如饥似渴地学习。白天上课,晚上开始连续临帖六七个小时。为了扩大临帖的范围,他在毛笔和钢笔同步的基础上,采取用钢笔临帖带动毛笔临帖的办法,广泛地临习历代碑帖。周末,韦渊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徐先生家。因为徐先生常在周末作书应酬。他能在帮徐先生磨墨、牵纸的同时,零距离观摩徐先生进行书法创作。徐先生中年失聪,故改名无闻。与人交谈,须用助听器或笔谈。有关书法的疑难问题,韦渊常写在小纸条上递给徐先生,徐先生则用毛笔在纸条上作答。至今韦渊还珍藏着不少徐先生答疑的墨迹纸条。

      在学习、研究书法的过程中,最让韦渊着迷的问题是,古代书法家各自不同的书法风格和个性是如何形成的?因此,他选择以书法个性最强烈的宋代书法家黄庭坚为研究对象,以《黄庭坚书法艺术个性的心理学分析》为硕士论文题目。为此,他查阅了几乎所有黄庭坚的诗文书法文献资料;黄庭坚居住过的地方,韦渊基本上考察了一遍;黄庭坚的书法作品,能找到的他临习了不下五六遍。此外,他还恶补了不少心理学专业知识。毕业论文答辩时,他的论文被评为西南师大优秀硕士论文。

      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徐无闻先生在韦渊读硕士的第二年不幸英年早逝。韦渊和四位师弟真正成为徐先生的关门弟子。受此影响,硕士毕业后,韦渊先后改行做过电视编导、电教教研员、大学电教中心主任、中学教导主任,最后到广州从事与书法无关的工作。书法对于他几近荒废。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某一天,韦渊与师兄丁政在广州邂逅。与师兄的相聚,加上与刘德宏、蒙麓舟重新密切往来,激起了他重拾书法老本行的念头。经过反复考虑,韦渊决定报考浙江大学陈振濂先生的书法博士。考试结束后,韦渊又一次创造奇迹,年过不惑的他居然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为了那魂牵梦绕的书法艺术,他毅然选择辞去稳定的工作,只身赴杭攻读书法博士。

      陈振濂先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浙江大学和中国美术学院两所高校的书法博士生导师,他在学术上对韦渊的要求异常严格。开始时韦渊对简帛书法颇感兴趣,曾想以简帛书法为博士学位论文的研究课题。陈先生明确指出:“简帛书法领域里的水很深,几年内你是研究不出来的。”于是韦渊把研究范围锁定在清代书论上,学位论文题目定为《清代唐楷:帖学到碑学的桥梁》。为了完成这篇十多万字的论文,韦渊足足花费了四年的时间。读过的相关书籍四百对本(部),学位论文三百多篇,学术论文一千多篇。最后,韦渊的论文顺利通过答辩,论文的浓缩版入选全国第九届书学讨论会。

      在杭州读博的四年时间里,除了理论研究之外,韦渊并没有放松对书法创作的探究。在行草方面,他从黄庭坚、米芾、王铎转向二王手札。他的小字魏碑楷书,雅致精到,有一股浓郁的书卷之气。他就像一位在波浪间策舟的水手,一边是理论研究的理性之楫,一边是艺术创作的感性之楫。

      韦渊始终忘不了在巴马与书友一道学习书法的美好时光,他留恋广西的书法氛围。博士毕业,他毫不犹豫地回到广西师范学院任书法教师,又成为广西书法队伍中的一员。

    (作者:胡长春 )

    (作者为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书法教授)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2010477   
网上报警